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核能·太阳能

光伏新势力崛起与隐忧:政策始终是核心变量


2016年07月19日 17:25:55 稿源: 财经国家新闻网 发表评论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资料图片

凭借着后发优势和差异化战略,一批光伏新势力走到了前台,但“不死的兵才是好兵”。

中国光伏产业正在重塑格局,代表着光伏产业新势力的晶科能源、隆基股份、华为等几家企业,在短时间内迅速超越或接近细分领域的前期领跑者。

今年一季度,晶科能源光伏组件出货量为1.6吉瓦,净利润3.133亿元,同比增长514.31%,首度成为全球单季销量冠军。在光伏逆变器领域,华为跨界入场,仅用3年时间,就成为行业第一。一直专注上游的隆基股份,一季度净利润2.61亿元,同比增长417.59%,成为全球最大的单晶硅产品制造商。

光伏新势力的迅速崛起得益于光伏产业的整体回暖。在2013年国务院《关于促进光伏产业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及一系列配套政策支持下,光伏产业迅速回暖,2015年国内新增装机量占全球四分之一以上。今年一季度,全国新增光伏发电装机容量714万千瓦,同比增长41.7%。

中国可再生能源协会副理事长孟宪淦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表示,光伏新势力的崛起,一方面受益于中国光伏产业的发展壮大,另一方面是企业抓住机遇,利用后发优势、实施差异化发展战略的结果,有利于降低光伏发电成本,促进整个行业的快速发展。

躲过一劫

光伏新势力能够迅速成长并实现赶超,后发优势是一个重要因素。最典型的是晶科能源, 2006年晶科能源成立并以一个跟随者的姿态先后进入硅锭、硅片、组件领域中。彼时,受无锡尚德创始人施正荣在2005年成为首富效应的吸引,国内一大批企业进入光伏领域,晶科能源只是其一。

2008年,多晶硅价格一路疯涨,现货市场价格突破500美元/公斤。这让光伏产业的下游企业苦不堪言,一部分企业开始意识到需要进入上游,以获得主动权,另一部分则通过签订长期订单来稳定多晶硅供给价格。当年,英利斥资24亿元投资成立六九硅业有限公司,进入多晶硅领域,就是一个较为典型的案例。

晶科能源CEO陈康平向《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介绍,当时有太多的企业涌进上游,虽然政府提供了优惠的电价,但晶科能源没有很强的项目经验和竞争优势,决定还是要“等一等”。不仅如此,2010年,晶科能源还将已经签订的长单中的一半转让给其他企业。

但恰恰就是这个“等一等”的决定,让晶科能源规避了日后多晶硅价格的暴跌风险。2011年,光伏市场风云突变。由于多晶硅、光伏组件产量增加太多,而太阳能市场却有所萎缩,供给远大于需求,以致全产业链库存严重。当年 10月,多晶硅现货报价25万-30万元/吨,跌破成本价。

同月,德国光伏企业太阳能世界公司的美国分公司(Solar World)联合其他6家生产商向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与美国商务部提出申请,要求对中国出口的太阳能光伏产品进行“双反”调查。美国商务部于2012年10月裁定对中国光伏产品及组件征收18.32%—249.96%的反倾销税以及14.78%—15.97%的反补贴税;同年11月,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通过此项裁定,做出最终裁决。

多晶硅行业于是重新洗牌。部分前期投入多晶硅的企业不得不停产,签订大量长单的企业则背上了沉重的成本负担。比如,当年砸下重金的英利,受多晶硅投资拖累影响至今。而曾经红极一时的江西赛维则因豪赌多晶硅,最终破产重组。

晶科能源不仅成功躲过一劫,还先后拓展了南非、印度、澳大利亚等新兴市场,避免了对欧美市场的过度依赖。2011年,11家在纽交所上市的光伏企业中,晶科成为仅有的两家盈利企业之一。中国光伏行业协会发布的《2015-2016年中国光伏产业年度报告》显示,2015年晶科能源光伏组件出货量4200兆瓦,全球排名第三。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的相关人士表示,晶科能源能够迅速崛起,很重要的原因是避免了前面企业走过的陷阱和弯路;在光伏产业扩张期能够合理控制在硅片、电池、组件三个领域的产能,形成上下游的自我配套;在刚上市资金充裕的情况下转向新兴市场和下游。

“另外,光伏装备的大量国产化,价格大幅下降,使新进企业投入相对减少、毛利率增加,也在一定程度上助推了光伏新势力的崛起。”中国光伏行业协会会员部副主任王亮对《财经国家周刊》说。

差异化

在光伏的另一个细分领域,全球最大通讯设备商华为仅用3年时间就实现了跨界的逆袭。

华为对外公布的业绩显示,2015年出货量8.5吉瓦,成为国内出货量最大的光伏逆变器生产企业。逆变器是光伏发电的必备电气设备,作用是将光伏产生的直流电转换为交流电,再接入电网或供给用户,堪称光伏电站的中枢神经。

在华为之前,国内最大的逆变器生产商合肥阳光电源已在该领域深耕16年,并形成在集中式逆变器上的领先优势。华为在进入该领域后选择了不同产品路线——组串式逆变器。事实证明,组串式逆变器成本虽高,但在全生命周期能够产生更多发电量,其单个设备控制的光伏电站面积小,便于维修,一旦出现故障,无须整个电站或大面积停发,只要拆修一小块即可,从而受到市场认可。HIS最新的统计数据显示,在2015年,组串式逆变器占据了40%的市场,而2012年仅为11%。

航禹太阳能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丁文磊向《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介绍,华为在用组串式逆变器差异化占领市场的同时,又结合组串式逆变器的运行特点,拓展了监控、数据采集、运维分析等服务,提出了智能电站的概念,从零部件提供商转变为专业的电站整体解决方案和服务提供商。这种服务模式的创新颠覆了传统厂家销售产品为主的理念,提升了整个电站的运维效率,降低了运营维护成本。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表示,随着合肥阳光电源等企业逐渐进入组串式逆变器市场,华为的差异化优势也在相应减弱。

业内人士表示,如今,华为主打的组串式逆变器及光伏系统解决方案的理念并非独有,国内前几名的厂商与华为在产品和技术方面并不存在难以逾越的差距。华为真正的杀伤力在于其擅长的市场营销,他们采用了主动积极的营销和服务模式,让同行难以效仿。

隆基股份同样是靠差异化取得成功的典型。成立于2000年的隆基股份,进入光伏并不算晚,然而与国内众多企业选择多晶硅技术路线不同的是,隆基股份始终专注于单晶硅棒、硅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2005年,多晶硅市场火爆,而隆基股份还是一个只有十几台单晶炉的小厂。

面对多晶硅巨大的市场机遇,隆基股份的管理团队一度迷茫、彷徨,甚至要转向多晶硅,最终,半导体材料科班出身的管理层李振国、钟宝申等人认为,未来单晶更具前景,决定坚持这一路线。在2006年到2010年全行业疯狂跃进的时期,隆基股份蛰伏下来,进行研发和准备。到2011年国内光伏几乎陷入全行业困境的情况下,隆基股份却反其道而行之,开始选择投入先进的技术,快速扩张产能,并在2012年4月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主板上市。

随着国内光伏市场的复苏,从2014年起,隆基股份找准机会,向产业链下游延伸。当年收购了浙江乐叶光伏科技有限公司,进入电池、组件领域,使得单晶光伏组件价格迅速下降并展开与多晶硅竞争。2016年第一季报显示,隆基股份营业收入22.09亿元,同比增长169.11%,净利润2.61亿元,同比增长417.59%。

“不死的兵才是好兵”

政策始终是中国光伏产业的一个核心变量。

2015年12月,国家发改委发出《关于完善陆上风电光伏发电上网标杆电价政策的通知》,以2016年6月30日作为并网最后期限:若6月30日前未能并网,则执行2016年标杆上网电价,新电价明显降低。

为了赶在6月30日前并网而获得更高的电价,今年以来,光伏下游电站领域出现了抢装潮。IHS的数据显示,2016年上半年中国太阳能光伏装机量近13吉瓦,而2015年同期是7.73吉瓦。

但盲目跟风扩产的风险也隐藏其中。此前的典型教训如,英利通过扩产在2012年、2013年连续两年拿下组件出货量第一的名头,却无法赶上2015年全行业盈利的步伐。

中国光伏行业协会会员部副主任王亮表示,一方面应鼓励光伏新势力的快速发展崛起,另一方面,必须以稳健可持续为基础,保利协鑫、天合光能、阳光电源等依然是行业内循序渐进发展的典范,“不死的兵才是好兵。” 另一风险在于严重的弃光和补贴滞后带来的市场萎缩。国网能源研究院统计显示,2015年国家电网调度范围(不含蒙西)累计弃光电量为46.5亿千瓦时,弃光率12.62%。6月3日国家能源局下达的2016年光伏发电实施方案中,已经对弃光严重的澳门威尼斯人官网、甘肃、云南暂停下达指标。与此同时,因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不足导致的补贴拖欠问题短期内也难以解决。

业内人士认为,由于弃光和补贴问题,上半年抢装过后市场需求或许会迅速回落。那时,光伏新一轮产能过剩或将卷土重来。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随着光伏行业高速发展,一些此前已经停产的“僵尸企业”已死灰复燃。

发表评论 打印此页 【责任编辑: 李彤